四不像论坛
您现在的位置:六盒宝典今晚资料 > 四不像论坛 >

南宁市中心老街边这些女师傅:我们这手艺,比粤东会馆还老哦!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1-23 09:33

前段时间,还有大学生以暑假社会实践调查的名义问她们:每位绞面师平均每天接待的客人,能达到20个吗?

“可不要觉得我们这种手艺漏嘢啵,那都是老祖宗传承下来的智慧, 懂它的人自然会懂的。”

出现在修容铺子里

女孩告诉我,她是专门从新阳路那边赶来这里绞面的,把脸毛绞掉了,化妆上粉底时候会更服帖。“有些美容院也有绞面这个项目,要收差不多一百块。这里只收15块钱,完了还能顺便修个眉,经济又实惠,多好。”

▲时不时也能看到年轻的身影

但我看到一个打扮时尚的年轻女孩骑着小电驴悠悠而来,她身着一袭黑色长裙,脚上蹬着一双精致的高跟小单鞋,脸上却一点也没化妆,她说:“修容当然要素颜啊。”

03

都是回头熟客

只有这种手持样式的小镜子

绞完脸以后

除了绞面之外,铺子还提供一项拔白头发的服务,是按时收费的,每个小时20元,也没有用上什么工具器械,修面师傅就是徒手帮客人拔头发。服务虽然简单,但也吸引了不少中老年顾客。

所需工具也十分简单,现在看来甚至有些简陋,只需要一把棉线、一盒鸳鸯粉、两把供顾客和修容师傅落座的椅子即可。

粤东会馆关门早已谢客多时,不知何时再开,而绞面修容手艺,也正如铺子里的师傅一般,慢慢老去。

一位绞面师傅告诉我,以前壮志路很热闹,商贾云集,到处都是绞面修容的摊子,堪称南宁“修容一条街”。她还指着粤东会馆对面成排的居民楼说:

如果你也想体验一下这个传统的技艺,赶紧的吧,趁它还在。

0 1

“哪有年轻人学这个啊?”

连脖子也不放过

几位绞面师傅的年纪都在五六十上下,有的已经腰背佝偻、两鬓斑白。她们告诉我,她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南宁人,绞面在她们小的时候是一门闺房手艺,用今天的话来说,就是每个女孩子必备的生活技能。

视频来源 | 南宁圈抖音 ,更多南宁故事,尽在南宁圈抖音

▲绞面的第一步是涂鸳鸯粉

高档美容院不是人人都去得起的,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。大家都是为生活奔波操心的人,对于忙里趁闲来绞面、拔白头发的顾客来说,再忙也要抽时间捯饬自己,毕竟,既要用力打拼生活,也要用力过好生活啊。

▲绞面的所有“设备”

“痛到想哭......”强忍眼泪后悔中.......

▲来客往往把电驴往路边一停

然后绞面师扯出一根棉线,绾成一个“8”字形的活套,手指捏着棉线往顾客脸上绞去。

整套流程,绞面再加上修眉不过30分钟左右,经常绞面的话,用时则会更短,不过收费是一样的,都是15元。

“很久没看见过这种手艺了,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……”

如今,各种各样的美容机构在南宁大街小巷遍地开花,各种新型美容科技层出不穷,绞面却依然沿袭着它的原始衣钵,这样简朴的手艺,虽不是人气爆棚,但也凭借着简易自然、价格低廉的优势,积累了一批忠实拥趸者。

我们这手艺

▲修容铺子里

但就算痛到流眼泪,也还是有人按时每月来绞面。

老街上为数不多的时光记忆

用铺子里一位老师傅的话来说就是:“我们在粤东会馆门前摆摊,很多人都知道粤东会馆是南宁的老古董、老文物, 但我们这手艺,比粤东会馆还老。”

嘴里衔着线头,

04

或出于生活所迫的无奈,或出于对绞面手艺的热衷与坚持,她们在不知不觉中,就践行了“择一事,终一生”。

虽然不少人看到绞面时,也会觉得新鲜好奇,但鲜少有人会产生学习和掌握这项技能的念头。

几位修容师傅都说,这里几乎没有年轻人会来光顾,来客都是清一色的中老年。

但它并不冷清孤单。会馆大门两侧的厢房早已被改成出租铺面,与会馆朝夕相伴。其中一间就是专门为人修容绞面的铺子。几位女师傅日日准时出工开摊,风雨无阻。

▲来拔白头发的还有一些男顾客

为了更好地发力,绞面师要用嘴巴咬住线头的另一端,手口配合,用棉线在客人脸上“轻拢慢捻抹复挑”地来回拉伸绞动,直到脸上的绒毛被绞净为止。

来源:南宁圈

展开全文

铺子里的师傅说,她们为他人绞面20多年了,到现在还是“一样的配方,一样的味道。”

原标题:南宁市中心老街边这些女师傅:我们这手艺,比粤东会馆还老哦!

后来,闺房手艺变成了她们赖以生存的手段,“绞面人人都能做,但技术熟练到一定程度,才能上街开摊。”

因为绞面的本质就是脸部“脱毛”,所以棉线在脸上来回绞动的过程中,还伴随着汗毛与肌肤毛孔分离的疼痛感,有的顾客绞着绞着,就突然面部扭曲、脸庞皱起,忍不住发出“嘶”的一声。

据我查到的资料显示,绞面又称修容、开面,流传至今已有上千年历史,是一种古老的壮族美容术。

绞完面以后,师傅还会拿出眉钳来给顾客修眉,三下五除二就能把眉毛旁边多余的杂毛剔除干净,让眉形更加利落干净、清晰有型。

几位修容师都表示,她们都有一定年纪了,没有退休金,已经没有什么工作适合她们了,修容这份手艺虽然收入微薄,但也能补贴家用,“不出意外的话,就干到干不动为止吧。”

几位修容师傅透露,修容虽然老少皆宜,但生意时好时坏,有时坐上一天也等不来一个客人,真正是“门可罗雀”。

唯一的变化就是价格调整上涨了,但还是一如既往坚持平易近人的亲民路线。

来客大多都是操着一口流利白话或南普的老南宁,他们坐在会馆门前,一边顶着一张涂上了一层鸳鸯粉的大白脸,一边与修容师傅闲话家常,为沉寂已久的粤东会馆徒增了几分人气与热闹,也时不时吸引着过路行人回头观望。

韦阿姨今年58岁,虽年近花甲,但由于保养得宜,皮肤白皙,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。听我夸她年轻,她马上笑开了花:“别问我怎么保养的啦,就是在这里修容修的啦。保养跟过日子一样,都是细水流长的嘛。”

【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南宁圈(ID:nnarea)】

就可以等着做绞面了

还能口齿清晰地和顾客唠嗑

如今,随着城市建设的进程脚步,壮志路也经历了一番浩浩荡荡的拆迁改造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从前人声鼎沸的商铺摊位,已经被高楼耸立的住宅小区取代,喧嚣与繁华早已随着时光一并褪去。

▲绞面师的技艺相当娴熟,

韦阿姨绞完面后,脸上立刻浮现了几道红红的印子,她说做完以后,感觉“整个脸火辣辣,还有点发烫”,然后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对我说:“不过真的变光滑很多窝!”

“那几栋楼的位置,都摆满了修容摊,我以前也在那里摆过。”

“我们去试一试吧...... ”

结果被她们没好气地怼了回去:你太天真了,不知人间疾苦的后生仔!

02

供客人绞完面后揽镜自照

“懂它的人,自然懂它的好”

比粤东会馆还老!

手艺后继无人

“来这里的,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回头熟客,”一位正在帮客人把白头发的师傅一边与我搭话,手下也没有停止拨动客人头发的动作,眼睛还聚焦在客人的头顶上,寻找隐藏在其中的银丝。

坐落在壮志路上的粤东会馆,作为南宁市一处文物保护单位,早已朱门紧锁,关闭了十几年的时间,估计很多南宁人已经记不清它上一次开门是什么时候了。

“虽然涨价了,但我们收费不过一碗粉钱,九几年的时候,收费是3块,相当于一碗粉钱,现在15块能买什么捏?还不是差不多能买一碗粉?”

“现在哪个年轻人愿意学这个啊,学了又不赚钱。”短发绞面师傅“自嘲”道,“像我儿子,整天去考这个证那个证的,考来是得加工资的,哪个不比学这个值钱?”

▲细致一点的,

所谓绞面,简单来说,就是“拔脸毛”,用棉线夹着拔去面部的汗毛,令颜面光洁。

绞面之前,首先先用发带把脸部两侧的头发全部束起来,还要再敷上一层绞面专用的“鸳鸯粉”,据说这样才能让脸上的汗毛清晰毕显。

一位梳着齐耳短发的绞面师傅告诉我,绞面看似简单,但里面却别有门道,“手势很重要,手势不对,再怎么用力也绞不干净。”

这间铺子是几位绞面师傅一起合租的,“现在在南宁很少见到有人开修容摊了,像我们这样,几个人合起来在这里开店的,应该算是规模比较大的了。”

目前壮志路的改造尚未完工,路边还随处可见围挡拆迁施工的痕迹,老建筑基本上都已拆除一空,粤东会馆和它门前的修容小铺,已是幸存在这条路上,为数不多的时光记忆。

韦阿姨是2015年搬来壮志路的,如今就居住在粤东会馆对面的居民楼里。由于近水楼台,她经常来这里修容绞面,每隔一两个月就会回来一次,“修完一次脸之后,再重新长出来的汗毛就会原来细很多,久而久之,毛囊就会收缩很多,达到长远美容的效果。”

铺子面积不大,不到十平米,有时容纳不下那么多客人,于是师傅们就在粤东会馆大门前的空地摆上了几张凳子,两个服务区域就自然而然被划分出来了——绞面的客人通常坐在铺子里,而需要拔白发的客人就坐在会馆大门前享受服务。




    友情链接